第1章

书名:田园有喜:贤夫养成计划作者:玉扇倾城本章字数:2115创建时间:2018-06-26 19:31:06

    一穿越到农场

    “还有一分钟了,我的天卷百合就可以顺利地偷到手了。”

    沈茉莉坐在宿舍的电脑前,眼看农场里面最新出现的金土地植物天卷百合就要成熟了,她激动无比。为了偷取某师兄就在天卷百合成熟的时候,某人兴奋种植的天卷百合,她可是望眼欲穿啊,现在终于等到了这最关键的一刻。

    地猛敲鼠标,咦,怎么好像死机了呢?

    这么重要的,激动人心的时刻,怎么能死机呢?

    就在她盯着屏幕,使劲敲击鼠标的时候,电脑的屏幕突然裂开了。

    不错,是真的炸裂了开来,一道白光从电脑的屏幕上迸射了出来,击中她的脸庞。

    天啦,这是要干嘛啊?

    茉莉同学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更谈不上躲避,瞬间被被白色的光芒击中,整个人顿时脑海中一片空白,有着无数的念想充斥其间,在她的脑海中不停地闪现。

    痛!浑身撕裂般剧痛!

    仿佛有一种力量钻进了她的身体里面,并且正在将她的灵魂从身体里面抽离出来

    茉莉挣扎着,想要从那股力量的控制之下逃离,但是,仿佛有双形的大手将她的灵魂生生抓住,并且继续地抽离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更加地痛苦,有如脱胎换骨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论她怎么样的挣扎,都不能逃离那双大手的束缚。

    终于,她觉得浑身都轻松了,接着就完全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才睁开了眼睛,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个充满了阳光照射的温暖的地方,边上还有一方清澈水塘,虽很小,却荡漾着丝丝涟漪。

    咦?这是在哪里啊?

    茉莉的心里面一阵嘀咕,不过,仔细看了看,还是有点眼熟的,这里怎么好像是……

    农场?

    难道,她被那一道强烈的白光给强行地将灵魂带进了农场里面了?

    ,太恐怖了吧?

    茉莉在农场里面东奔西跑,转了半天,还是没有能找到出口,这个空间不小,但是也不大,除了农场的那几块光秃秃的地之外,还有一些长满了青草的空地。

    而且,边上的池塘里面也是空的。

    不对啊,如果是进了农场的话,那看见的情景就不应该是这样的啊,应该是地里面长满了珍惜的植物,鱼塘里游动着各种奇奇怪怪的鱼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现在什么都没有了?

    难道,全部枯萎了?还是说,她穿进来的是最原始的时候?也就是说,她还要亲自挖地开荒?

    天啦,她虽然出生在农村里面,也从小就开始做农活,但是,现在种子没有,工具没有,她还没开荒,就已经饿死了估计。

    正在她痛苦的时候,一道闪现,白胡子的老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咦,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叫我村长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村长爷爷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是农场居委会的,你每天在农场里面辛勤的耕耘,就让你体验一下种田的快乐。”

    茉莉耸耸肩膀,无奈地说道:“可是,我什么都没有,想种田也没法中啊。”

    村长爷爷说道:“这个不用怕,你肯定不会在这里种田的,你会被穿越到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朝代,去那里,你会有新的生活,而这个农场,我会赠送给你,你可以用自己的意念,进入到这里,在这里种你自己想要种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茉莉还没来得及回答,就已经被白光卷起,接着再次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花国。米罗镇。望水村。

    沈家本是望水村不错的人家,但是,自从沈家的老爷子病逝,沈家的主母沈梁氏当家之后,就发生了很大的变故。

    沈梁氏毫不留情地将自己的儿子全部赶出了家族,并且在族谱之中将他们除名,上报县衙,逼着他们另立门户。如今的沈家,只剩下沈梁氏自己,当然,她的女儿沈红叶却是三天两头回娘家来住。村邻们对着一切感到很奇怪,不知道她为何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沈家的长子,在很小的时候,就掉进了水中淹死了,如今只有二儿子和小儿子健在。自从被沈梁氏赶出家门之后,真正的沈家越发地衰败了,两个儿子都算孝顺,虽然不明白娘亲的所作所为,却也不愿意与其争论,只能出门打打短工,租种几亩薄地了,聊以度日,该给沈梁氏的粮食和银钱,每年都不会少一毫半点的。

    这天,一大早,沈家老二的破旧院子里就来了两个人,前面的是一个五大三粗,头上戴着一朵大红花,脸上擦着胭脂香粉的婆娘。

    “王媒婆,你来我们家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沈家二儿媳妇何小婉看着这么多的人,并不惊慌,只是微微皱着眉头,略带狐疑地说着。

    那王媒婆脸上堆着万般无奈的神情,可是,她的眼神骗不了人,那狡黠的目光中分明藏着丝丝压抑不住的笑意。看着何小婉仓促无助的样子,王媒婆假装叹息道:“沈家嫂子,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,你家茉莉姑娘的亲事我要帮牛家退掉了,你赶紧将两家之前签下来的文书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何小婉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眉头皱得更深了,惊道:“什么?难道你们是来退亲的?”

    王媒婆一指身边的一个白皙的俊秀书生,说道:“这就是牛家的哥儿,人家亲自上门退亲,所以沈家嫂子,还是将文书拿来,省得我这一大早的浪费口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好端端的,怎么要退亲呢?”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?沈家嫂子,你们家姑娘可是断掌!这可是不吉利的,难怪她之前的那三个未婚夫都好端端就死了,原来是被她这个扫把星给克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何小婉已经被王媒婆的话,给气得脸色煞白,她冷冷地看着王媒婆和牛云轩,心中难受之极。

    牛云轩将手里面的一锭银子丢在了何小婉的怀中,不屑地说道:“我既然来退亲,自然也不会亏了你们家,这锭银子就算是给你们家的赔礼,还劳烦婶子将文书拿来。”

    何小婉将银子丢了过去,冷冷地说道:“我们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,也比不上你们牛家有钱,但是,我们绝对不会要你的银子,只是,现在茉莉的爹正在病中,退亲一事,能不能等到她爹病好了之后再说呢?”